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2 9787557030414
货 号:23090300000020
价 格:¥49.80  ¥49.80
库 存:10
我想买:
 手机扫描后,在手机中访问该商品
最近0人已经购买
 品质保证
正品行货,官方保证!

编辑推荐

★晋江高人气作者稚楚口碑代表作,148亿 积分,85万 收藏,34万 书评,网络热度超高,各大图书博主热推作品!
★豪华装帧,三封制作:包盒绘宇宙星环,采用白卡覆哑膜且镂空,手感顺滑;外封特邀知名画手绘制玫瑰海洋场景插图;内封书名烫银。
★内文包含8P精美彩插,特邀作者手写插图配文文案;随书赠品丰富多样,含《跟踪》剧组路透卡 《逃出生天·蝴蝶效应》彩蛋折页卡 自习回忆卡 《跟踪》预售双人电影票 玫瑰海报 双人Q版自封袋。
★遇见你的那一刻就是大爆炸的开始,每一个粒子都离开我朝你飞奔而去,在那个最小的瞬间之后,宇宙才真正诞生。

 
内容简介

你是上天最眷顾的小孩。
他的心曾经是一片葱葱郁郁森林。遇上夏习清之后, 这片森林就着了大火,熊熊烈焰,浓烟滚滚,再厉害的消防队面对这样的火势也是束手无策,只能眼睁睁看着火焰蔓延,直到烧成一片死灰。他以为可以及时收手,却发现根本没有回头路。

我们每一个人,都由无数个十万分之一的幸存粒子组成,散落在数十亿的人海。所以我和你相遇,是无数个微小粒子前赴后继、湮灭碰撞,创造出来的奇迹。珍贵又难得。

作者简介

稚楚

晋江文学城人气作家。
热爱创作,文风多变,喜欢探索新鲜领域。
代表作:《可爱过敏原》《我只喜欢你的人设》等。 

目  录

第一章 温柔以待
第二章 艺术之名
第三章 入室行窃
第四章 重回故里
第五章 原生之痛

媒体评论

    人设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感慨,他让我第一次见识到了理工男的浪漫,让我深思了很多问题。我第一次在看文的时候主动去了解一个人物的喜好,去了解夏习清喜欢吃什么,不喜欢吃什么,哪里的人啊等等。我对夏习清从来不是一见钟情,是反反复复后的喜欢。以前只觉得玫瑰俗,后来却只想要玫瑰。
——读者

    我在向别人介绍这本文的时候,常说娱乐圈救赎文,我想,站在夏习清的角度来说,周自珩确实是一颗永不落山的太阳,照亮了夏习清的世界。
——读者

在线试读

第一章 


温柔以待


夏习清感觉自己做了个梦。
梦境是一个黑色的蚕蛹,那些黏稠的丝线紧紧地缠绕住他的身体,逼着他把那些可怕的事又经历了一遍,如同重播的恐怖电影,每一个镜头都刻入骨髓。
夏习清害怕自己在无意识的时候泄露出懦弱又可怜的那一面,所以从不在别人身边熟睡,也从来不让自己醉到不省人事。可昨晚的酒度数实在太高,后劲也大,酒量再好也扛不住一杯接着一杯往肚里灌。
还没睁开眼,夏习清就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,疼得脑子发晕。吃力地睁开眼,眨了两下眼睛,反应迟钝的感知神经终于确认了自己所处的环境,他果然是被周自珩带回来的。
这是什么情况!
头脑风暴里的另一位主角像是撸猫一样摸着夏习清的后背,嘴里还嘟哝着:“别怕……”
“我怕个啥啊。”夏习清狠狠打了一下周自珩的肩膀。
“咝……”周自珩拧着眉伸手捂住自己的肩膀,半眯着眼睛看着夏习清,蒙了半天,“你干吗啊……”
“你干吗了?”夏习清一下子坐起来。
周自珩揉了揉眼睛:“我什么都没干啊……”他脑子蒙蒙的,云里雾里,看向夏习清那张似笑非笑的脸。
他伸手推了推周自珩:“那你碰我干吗?”
周自珩终于缓过劲儿来,他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被眼前这个人给逼疯了。这还是昨天哭了一夜的那个夏习清吗?
他抓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,自暴自弃地拒绝回答,背过身子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听不见。
昨晚喝醉的人不会是自己吧……那些都是梦,不对,说不定现在才是梦。
“我问你话呢,你背过去干吗?”夏习清拽不动周自珩,两只手扳过了周自珩的脸,“说,昨晚发生了什么!”
周自珩不愿睁眼。
周自珩忽然想到飞机上惊醒的夏习清,也是这样一脸防备地质问自己,这大概是他的自卫方式。如果他告诉夏习清昨晚发生的事,或许他以后再也不想看到对方了。
这样想着,周自珩忽然难受起来。从来不愿意撒谎的他也为此破了戒,缓慢地睁开了眼睛,一脸真诚地编造合理的经过:“什么都没发生,你喝醉了,我把你扶回来,我又累又困,就在你这儿睡了。”
夏习清那双精明无比的眼睛里满是狐疑,尽管如此,周自珩还是无所畏惧地盯着他,盯着那双仍旧发红的眼睛。他毕竟是个演员,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。
“真的什么都没发生?”夏习清挑了挑眉。
都哭成那样了,谁敢对你动手啊,周自珩心里吐槽。
这样想着,周自珩有些不好意思了,于是偏过了头:“我还要睡一会儿,你别打扰我啊。”
看着周自珩满脸困倦的样子,夏习清骨子里的恶劣基因又开始作祟:“你让我别打扰我就不打扰啊。”他干脆掀开周自珩的被子,“哎,还睡啊……”
这样剑拔弩张的场景,这种挑衅意味十足的语调,完全就是撩架的前奏。
周自珩气恼极了。现在的夏习清和昨晚的夏习清简直判若两人,夜里被夏习清激起的所有同情心到现在都烧成了一团火,要么吞噬自己,要么吞噬他。周自珩猛地跳起来,喝了那么多酒还没完全恢复的夏习清哪里有力气跟他周旋,就这么无可抵御地被掀翻。
“我让你别动了。”
明知道周自珩都带着怒气了,可夏习清还是不知死活,大概在他的眼里愤怒让他觉得有趣,让他兴奋不已。夏习清下巴扬起的弧度带出最漂亮的颈线,如同施咒一般轻声道:“生气啦?”说完他又扬了扬眉尾,恶劣得像是一瞬间换了个人。
“别生气……”
夏习清刻意地放软了语调,说出的话如同撒手锏一般直戳心脏:“别生气嘛……”
不知是不是酒后神志不清,这样子的夏习清和昨晚那个求他别走的夏习清渐渐重叠。他眼睛里的水汽像是昨晚没有挥发干净的酒精,直视几秒,便开始天旋地转地不清醒。
明明不想妥协。
但周自珩还是低下头说:“不生气了。”
周自珩抬了抬眼,发现夏习清满眼都是惊讶,那双深黑的瞳孔有些涣散,双唇不自觉张开,心脏有一瞬间的暂停。
他根本没有想过周自珩会真的回答,只是和以往一样出于恶作剧心理故意演戏罢了。可周自珩竟然真的回答了他。
距离这么近,突如其来的沉默让气氛一瞬间变得局促,周自珩后悔得恨不得现在就消失在世界上,可说都说了,他也没想过夏习清会是这样的反应。
“可以再说一次吗?”夏习清维持着发愣的状态,莫名其妙地冒出来这样一句。
周自珩以为自己听错了,疑惑地皱起眉头:“你说什么?”
“再说一次。”夏习清的眼睛终于聚焦,亮亮的,“就一下,这次我保证。”他满脸真诚。
什么啊这个人。周自珩眉心拧着,心里更是拧巴。
其实他觉得没什么,可是……
可是。
没有可是,他认命了。周自珩自暴自弃地又说了一次:“不生气了。”
那只可怜的小蜻蜓原本只想用翅膀尖再蹭一蹭水面,涟漪都不打算带起来,就蹭一下下。
谁能想到被卷了进去,半强迫地溺入水中。
夏习清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怪异的画面——周自珩这样对待他,是他这辈子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柔,能让人甘心死在里面的那种。
这一定是做梦,管他的,就当是做梦。他像是口渴的野兽,极力地从对方身上汲取自己需要的水分。
夏习清又怎么知道,周自珩早就在临界点盘旋了太久太久。一息尚存的抵触和理智在昨晚彻底被摧毁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因为同情才放弃对夏习清的回避,或许同情也只是他的借口。
一切都是掩饰想要和解的借口。
夏习清的目光缓缓下移,再往下。这双眼如同画笔,细致地描摹着他所认为的最完美的线条。
这样的目光让周自珩不禁对夏习清产生了保护欲,无意间撞破他的软肋之后,这种保护欲快成为一种来势汹汹的条件反射。
不恰当的时间点,精神苏醒的末梢,深埋在暗处的火苗一点就着,何况夏习清的行为从来不留余地,扑不灭蹿动不息的焰心,周自珩只能接受。
周自珩忽然心生恶意。
他会哭吗?在这种时候。
夏习清对他的恶劣想法一无所知,只觉得脑子都要着火了。
说的时候没觉得不好意思,可一冷静下来周自珩的羞耻心就立马返岗,耳朵发烫,一想到刚才说的话就头皮发麻。夏习清的眼神懒懒的,看得人心里越发不好意思,周自珩索性用手掌遮住他的眼睛,又怕他觉得太黑,只好隔着几厘米虚掩着,语气别扭极了:“别看我。”
“你还不好意思啊。”夏习清往他那边挪了挪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夏习清竟然会觉得这样就满足了。
他伸手过去:“你看到我手上的茧了吗?都是画你的时候磨出来的,现在给你看……”
“你闭嘴……”
夏习清觉得自己越活越没出息,尝到这么一点甜头就感动成这样。
周自珩还是觉得不好意思,整个人闭眼仰卧,假装很困的样子:“我要再睡一会儿。”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眼睛好疼。”夏习清放空望着天花板,语气平缓地开口。周自珩心里一抽,像是被看不见的小针扎了一下,听见夏习清又自言自语道:“可能是喝酒喝得太猛了,头也很疼。”
过了好久,久到他以为周自珩已经睡着了,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你要是不反感,我们就和解吧。”
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傻子,这算什么?
“算了,”他刻意加了句,“还是……”
话还没有说完,他听见头顶传来了一句低沉的反问:“你不怕我骗你吗?”
夏习清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又笑了一下,笑声好听极了。
“不会的,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,我骗不到你,你也不会骗我。”他语气笃定,不知怎的,像是找到了底气,“现在这样很好,稳定又安全。”
周自珩没有说话,在夏习清看来是一种默认。
真是奇怪,对于周自珩的默认,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或许周自珩只是一时心软,才会哄他这一次。但这没关系,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。
过了很久,他终于听见周自珩再一次开口。
“如果让我知道你还跟别人这样说话,”他的声音沉如深水,说每一个字都没什么情绪波动,“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效果简直比字面意义可怕一万倍。谁说都好,可这个人是周自珩,是那个善良透顶又充满悲悯的理想主义者。
夏习清被吓了一跳,脑子都快转不动了。他只能勉强将这视为周自珩对自己混乱私生活的不信任,能理解,这种事不是开玩笑的。
为了安抚,他抬头看了看周自珩。
“我遇到你之后再也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你觉得我谎话连篇,我不否认。但这句是真的。”
周自珩希望是真的,在这一刻甚至病态地希望他的眼睛坏掉,一辈子真的只能看见自己。
他忽然就能理解那些痴迷于收藏的人。
这一刻,他多么希望旁边这位艺术家可以变成自己一个人的艺术品。没有思想、没有行动力、没有那颗莫测的心,只能静静地向他展示自己的美。
太可怕了。周自珩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会产生这样病态的想法。
夏习清没有等到周自珩的回应,他太累了,过激的挑衅和前夜的烈酒掏空了他的身体,周自珩的床又那么暖,让他很快陷入了梦里。
难得的一场好梦,好到醒来记不清内容。
再次睁眼的时候,周自珩已经走了,只剩下他一个人。令他最惊讶的是,他全身都被换上了新的衣服,暗红色连帽卫衣、丹宁牛仔裤,甚至连袜子都给他穿好了。
夏习清想不通,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人。他的温柔好像是与生俱来的,和太阳的光芒一样取之不尽。或许他从出生起就是被爱意包围的,多到灌注进血液里,才会温柔得那么轻易。
不像自己,可以展示出的爱意都是虚假仿品,给别人的温柔都是自我透支。
周自珩的衣服上沾染着他常用的香水的气味,那种被退去甜味的柑橘香气,清冽绵长,仿佛伸手就可以碰到积雪初融的山泉,指缝间流淌的每一滴都是阳光的造物。
他双臂环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床上,下巴抵着手臂发了好久的呆,直到终于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剥离,才下了床。
洗漱完,他发现房间的茶几上放着三明治和牛奶,还有一张手写的字条,字如其人。

我赶飞机先走了,这套衣服也不用还。

夏习清轻笑一声,这家伙,真是没话找话。他随手将字条翻过来,意外发现另一面竟然也写了一行字。

你可能会嫌弃我的审美,但是我比着试了好几件,这件你穿最好看。

审美的确一如既往地孩子气,这种扎眼的颜色……
夏习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卫衣,忽然发现,上面原来有一行英语印花——Born to be Loved(为爱而生)。

“我不想去。”夏习清相当直白地拒绝了电话里要死要活的夏修泽。
夏修泽从他还在上海的时候起就疯狂地轰炸他的微信,每一条都是差不多的内容,求他回去陪自己过生日。
“这顿饭除了你还有谁?”
耳机里传来夏修泽支支吾吾的声音,夏习清走进电梯里:“你都知道他俩会去,还非得让我去,这不成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吗?”
电梯上升,夏修泽的声音也拔高,撒娇撒泼两不误,吵得夏习清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“不就是过生日吗?咱们单过不就完了。”金色的电梯门缓缓打开,“就咱俩,或者你叫上你的小同学们一起,多少人都行,我给你包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刚准备出电梯的夏习清就又被推回到电梯里。
他反应过来,才发现把自己摁在电梯内的人是周自珩。
夏修泽在那头尖叫不停,像只受了极大惊吓的小鸡。
“哥哥你怎么了!哥哥!哥哥!”
太吵了。夏习清摘下一只耳机,朝周自珩无声地做了个口型:“干吗?”
夏习清之所以会这么问,完全是因为周自珩的出行造型。黑框眼镜,一身深灰色的休闲运动装,上衣的帽子把脸遮得严严实实,还戴了个黑色口罩,不知道是要去上课还是去工作。反正他的私服都是学生路线,大学校园里大半的男生都这么穿。
时尚的完成度靠脸。
周自珩拿起那个被夏习清摘掉的耳机,小小的线控话筒贴近嘴边,语气里带着笑意。
“生日快乐啊,小泽。”
话筒里的那个声音立刻静了下来,变得结结巴巴。夏习清从周自珩手里拿走耳机:“还能是谁,你自珩哥哥。”
明明是戏弄的语气,可这四个字一出来,周自珩就止不住地开心,口罩下面的嘴角疯狂上扬。他一开心就想让别人也开心。
夏习清在电话里应付着自家弟弟,拍了拍周自珩的手臂:“你下去吧,我回家了。”
“等一下。”周自珩两只手伸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,窸窸窣窣一阵响,夏习清还觉得莫名其妙,谁知周自珩掏出一大堆糖塞到他手上。
“干吗?”
“给你吃糖啊。”周自珩的语调都是上扬的,虽然声音闷在口罩里。
他每次工作的时候都会在身上装些糖,来不及吃饭的时候可以补充能量。不过他感觉今天已经能量满满,用不着糖了。
“幼稚。”夏习清瞧着他那双笑弯了的眼睛,“哼”了一声,把糖塞进口袋里装出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转身走了,快走到房门的时候才拿出一颗来,草草撕开糖纸塞进嘴里。
橘子味奶糖,甜丝丝的,完全就是周自珩本人了。
夏修泽的电话还是没挂,在那头软磨硬泡,声音越来越可怜,就差哭出来了。夏习清走到客厅的尽头,“唰”的一声将窗帘完全打开。阳光透过落地窗弥漫过境拥抱住他,如同甜蜜的糖水拥抱着罐头里的橘子瓣。
天气渐渐热起来了,就要到夏习清最讨厌的季节了。但是莫名其妙地,他变得反常。
有那么一瞬间,他很想试试和周自珩一起过夏天的感觉。
“好吧。就吃一顿饭。”夏习清反常到了心软的地步,果然甜食会影响人的情绪,“你别哭啊我警告你。”
夏习清很早就想在国内开一个自己的画展,可他最近下笔画出来的东西都有些不对劲,那些疯狂阴郁的色彩变得柔和起来,软软黏黏的,笔触失去了他独有的锋利,让人不由得想到烤化的玻璃碎片。这让他觉得不安,无论何时,变化总让人不安。
他想起上次和周自珩一起拍的杂志,好像已经发售了,想着要不订一本,上了微博才发现杂志官博已经发出了预售量破纪录的庆贺博。1秒破10万册,6秒15万册售罄。
真是可怕……夏习清顺手点开了评论,清一色全是“自习女孩”的狂欢。
最近发生了一件很令人难过的事,一个南方小城市的中学里,一个男生被霸凌,最后选择了自杀。这件事的热度怎么都平息不下来,有人声讨校园暴力。
不知怎的,当初杂志访谈时周自珩谈论“正常”范畴的视频再一次被营销博翻了出来,风口浪尖,成为网友新一轮热议的素材。

everything21:不是周粉,但是被他的话震住了,感觉现在这么有想法的明星真的很少了,好多连字都认不全的,一开口就露怯。周自珩不愧是P大学霸,突然想转粉。
珩珩两米五:周自珩是真的难得愿意思考社会人文问题的明星了,年纪虽然小但是比很多人都活得深刻。明明可以靠这张脸去演偶像剧,可他偏偏把传递信念这种事当作演员的使命,这种男孩子简直是宝贝了。
Wennie嘻:最后一句话好感动。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成为自己。
珩行我的宝贝:自珩“三观”一直都非常正。之前听P大的朋友说,他大二选修哲学,期末报告的主题就是何为好的道德体系,我记得B站还有在场同学录的视频,强烈“安利”给大家,他做pre(主题演讲)的时候真的太有魅力了。

何为好的道德体系……
夏习清忽然有些感兴趣,想看看那个时候的周自珩是什么样的。他打开电脑,搜索了关键词,终于找到了这个两年前的视频。拍摄者大概是坐在第一、第二排的同学,从下往上的仰拍视角显得周自珩腿长得过分,屏幕上全刷着“腿长惊人”的弹幕。
周自珩的pre时间总共只有四十分钟,全英文脱稿,PPT做得很简洁,完全遵循理工男的奥卡姆剃刀原则。他穿着偏正式的白衬衣,袖口挽到小臂,头发比现在短一点,站在巨大的投影底下,偶尔会迈着长腿踱步,在回答台下听众提问的时候,头会习惯性微微左偏,脸上带着不明显的笑,全损画质也挡不住帅气。
他理解那个网友的话了,真的很有魅力。不过谁能想到,这个在台上探讨着通用道德合理性和道德自治权的人,刚才还孩子气地把自己的糖一股脑儿塞在他手里呢。
周自珩的魅力,是少年感和成熟感两种完全相左气质的杂糅,唯一的相同点就是温柔。
幼稚的温柔,或是沉稳的温柔。
忍不住又给他画了幅画,右上角是发着光的投影幕布,画面中央的他一只手撑着讲台,露出浅浅的笑,简单地上了点水彩,夏习清就把画传到了微博上。他的微博很快就“炸开”,被一大群粉丝包围。

我偶像是娱乐圈年下男友:神仙太太在线画画!
珩珩最帅:这是自珩做pre的场景吗?刚刚还在看!太太画得太好看了,呜呜呜!
今天也要上自习:乱叫什么太太啊,这是谁家太太。
自习女孩冲鸭:哈哈哈,谁家太太。
或许你搞自习吗:哈哈哈,谁家太太绝了!

商品评价
商品咨询
您的问题
__    __   __   __   __   __   _    _   
\ \\ / //  \ \\/ //  \ \\/ // | || | || 
 \ \/ //    \ ` //    \   //  | || | || 
  \  //      | ||     / . \\  | \\_/ || 
   \//       |_||    /_//\_\\  \____//  
    `        `-`'    `-`  --`   `---`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售后服务

具体以销售合同为准!

如何购买

注册后即可购买!